主页 >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>
武警总医院:傅彪死因是肝癌复发并非排斥反应
发布日期:2019-08-17 23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本报讯昨日下午3点,武警总医院救治傅彪医疗组主动召集媒体,澄清了部分报纸的不实报道,证实傅彪第一次换肝是主动要求;第二次换肝的主要原因是肝癌复发,并非排斥反应;傅彪本人一直对自己的病情也很清楚,但他两次换肝都是一样地乐观,直到最后一刻也是面带微笑,走的时候很安详。

  去年8月30日,他在武警总医院被确诊为肝癌晚期,且是由十几年的肝炎逐渐发展为肝硬化,最后诱发为肝癌,目前尚无有效的救治方法。一年内,他进行了两次肝移植手术。病情公布会上,傅彪救治专家组成员沈中阳、藏运金、王立祥、陈新国、陈红、王颖、刘煜等就傅彪救治情况进行了介绍。

  傅彪的主治医生、全国著名专家沈中阳教授介绍,傅彪去年8月22日突然感到右腹部疼痛,先后在北京多家医院就诊,诊断为“原发性肝癌”。

  8月30日,他转入武警总医院,经检查被确诊为肝癌晚期。傅彪的肝癌是由十几年的肝炎逐渐发展为肝硬化,最后诱发为肝癌,更为严重的是门静脉血管受到侵犯,从医学角度来说,目前尚无有效的救治方法。

  就肝移植手术本身而言,此类肝癌患者也无法达到根治的目的,但通过移植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命,提高生存质量。经征求傅彪及其家人意愿后,医院决定对其实施原位肝移植手术,并迅速成立了傅彪手术专家组。

  去年9月2日,傅彪接受了原位肝移植手术,术中证实肝脏硬化,肝右叶多发性肿块,左肝有数个小病灶。术后病理证实:肝脏多灶性肝细胞肝癌,癌周围组织为肝炎后肝硬化。

  在决定要做肝移植时,傅彪和沈中阳想法一致。肝移植手术后,傅彪的身体恢复较为顺利,并在医院度过了他的41岁生日。去年10月21日,傅彪康复出院。

  今年4月,在定期复查时发现傅彪肝内肿瘤复发。4月28日在天津第一中心医院进行二次肝移植手术,术后傅彪恢复顺利,移植肝功能正常。期间,傅彪定期到武警总医院随访检查。8月20日,傅彪病情再次加重,入院进行抢救治疗,由于肿瘤广泛转移,各脏器功能都出现逐渐衰竭的症状,虽经全力以赴地抢救,但由于傅彪身体非常虚弱、营养不良,病情仍然逐渐恶化。8月30日,傅彪因为肺纵隔转移呼吸循环系统衰竭抢救无效辞世。

  傅彪救治专家组介绍,由于肿瘤扩散以肺部最为严重,影响傅彪呼吸功能,另外其身体衰弱,大部分时间处于嗜睡状态。同时,出现了恶性腹水、下肢水肿的症状。

  在案情公布会上,沈教授还澄清,由于肿瘤的侵袭,傅彪伴有肝、腰椎、肋骨疼痛,但并不是像有些媒体所说的深度肝昏迷状态,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,因为深度肝昏迷也称肝性脑病,只有终末期肝病才会出现,是急慢性肝衰竭时导致肌体代谢紊乱,所引起的大脑功能障碍。

  “傅彪所患肝癌为第四期肝细胞肝癌,此类患者一般从诊断明确到患者死亡,平均生存期只有3至6个月,亦被称为‘癌中之王’。沈教授说,傅彪进行肝移植,赢得了一年的寿命,比平均生存期延长了半年。

  他是先到我们铁路说唱团的,我们又是同行又是朋友,特别是他从事影视工作后,成绩特别突出,进步也非常快,其实你要让我说他的话,第一他的人品很好,第二他的心态很好,不管遇到什么难处,他自己努力工作着。

  他有很多朋友,今天你们也看到了,这么多人来送他,说明他在我们演艺圈里面,口碑是非常优秀的。现在大家工作节奏加快了,工作量也大了。他才42岁,有着20多岁人的心态,可是长期工作的透支,却是50多岁人的身体素质了,这是一个很大的矛盾。有时候他一天要拍几个片子,这在演艺圈应该是个普遍现象,傅彪他太累了。

  有时候大家是“身不由己”,工作来了就没办法,“我今天就是早上8点半在西单站岗宣传交通,然后参加他的追悼会,11点还要到外地演出,这就是工作安排,我们也没有办法。所以说各位要保重,好日子还在后头,多注意身体。

  我和傅彪合作过两部戏,一部是《大明宫词》,另一部是《绿衣红娘》。在我看来,傅彪是个非常用功的演员,做事情非常认真,其实《大明宫词》里傅彪扮演的角色是最难演的角色,他演得非常生动,让人印象深刻。有人说他是演技派,我觉得他是很能把握人物细节韵味的,因此演出的效果都非常到位。怎么说呢,傅彪演戏很努力,接的戏也很多,过于劳累也是得病的原因,我觉得活着的我们都应该保重自己的身体,对交际应酬、工作安排要做到“好自为之”。

  主治医生沈中阳回忆说,傅彪做完第二次换肝手术时,有一天正和他在院子中下棋,不少媒体打电话给沈中阳说“傅彪”死了,沈中阳把这些电话内容都告诉棋盘对面的傅彪,没想到傅彪大笑几声后,继续和沈中阳下着棋。

  在武警总医院的护士们看来,傅彪不仅是受老百姓欢迎的好演员,也是受医生护士欢迎的“好病号”。在他眼里傅彪的乐观超乎了他的想象,正因为他的乐观,第一次换肝之后傅彪才会出席这么多公开活动,但沈中阳强调,这些公开活动并不是导致他肝癌复发的原因,因为在医学上劳累和癌症复发的联系并没有确切证据。

  其实两次换肝傅彪及其家人都很了解病情,沈中阳说傅彪是聪明人,他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,而且作为医生也从来没对他有过“善意的谎言”。

  傅彪抢救组组长王立祥医师回忆,虽然傅彪在人间最后十来天是在镇静剂、止痛药陪伴下度过的,但只要药物效力失去后,傅彪仍然会和家人进行交流。虽然肝癌症的痛苦非常难受,但傅彪仍然非常平静对待。